澳中能源集团

600亿元巨亏,大唐发电买了什么教训?

发稿时间:2016-08-21 19:57:00来源:澳中能源 【浏览次数:


大唐发电煤制气项目注定要被钉在煤化工发展的耻辱柱上。

8月17日,大唐国际发电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大唐发电)发布公告,称控股子公司大唐内蒙古多伦煤化工公司于8月14日发生甲醇罐发生爆燃事故,该事故预期造成多伦煤化工公司原材料及设备损失合计约人民币750万元。

就在一个多月前大唐发电刚刚丢下这个烂摊子。6月30日,大唐发电将持有的大唐能源化工有限责任公司等四家公司(下称能化公司)的全部股权及一个电源前期项目资产以1元价格出售给大唐集团旗下的中新能化公司。要知道,2014年其中报就披露,公司煤化工业务非募集资金投入已近600亿元。

中新能化的接盘肯定也是无奈之举。谁会要一个无底洞似的赔钱项目?中新能化继续给这个项目加码显然也不可能,弃之不用或转为它用是极少数的选择。不管结果如何,600亿元的巨额投资打了水漂,确实让人唏嘘不已。

发展煤化工是在中国“富煤贫油少气”的能源格局提出的一种能源替代发展思路。毕竟,在2013年中国石油对外依存度已经超过58%,接近能源安全警戒线。这无疑在能源安全战略层面提升了煤化工的重要性和紧迫性。


先天不足

但煤化工有着几点先天不足。首先是水资源合理利用问题。笔者曾经在新疆、山东、陕西等地实地调研发现,1000立方米煤制气约消耗约6吨水、3吨煤;一吨煤制油约消耗10-15吨水、5吨煤,一吨煤制甲醇约消耗10吨水、1.6吨煤,是石油化工项目用水量的3-5倍。而中国的煤炭和水资源分布恰好相反,南方多水少煤,北方多煤少水,这就成了一个死结。

据了解,内蒙古、陕西等地的部分煤化工项目,采用与农业用水置换方式来发展煤化工,这并非良策。部分企业所处的地区由于过度抽取地下水,导致该处的农牧地区水位下降近百米,更有违法偷排超标污水。

环保的红线让煤化工饱受争议。以煤制气为例,制取每千立方米煤制气,排放二氧化碳约4.5吨-5吨。如果未来煤制气年产量达到1000亿立方米,每年将新增二氧化碳近5亿吨。

2014年11月,中美双方共同发表了《中美气候变化联合声明》,中国计划2030年左右二氧化碳排放达到峰值且将努力早日达峰,并计划到2030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提高到20%左右。根据中国工程院推算,到2020年,国内将新增7000多万吨石油消费,如果全用煤制油解决,二氧化碳排放量将再增加4亿吨左右,环境与舆论压力将会较大。同时,煤制油是规模化建设,会对局部地区产生较大影响。这还不算部分企业偷排污水废气所造成的污染。

国际原油价格更是煤化工的生命线。业内常识是,原油期货价格80美元/桶是煤化工产业的盈亏点。但是国际原油期货价格从2009年4月55美元/桶一路攀升到2010年4月的114.83美元/桶后,在2014年6月,国际原油价格突然出现断崖式下跌,直至如今仍在40美元/桶左右的低位徘徊。这让煤化工几乎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都是利益

基于此,发展煤化工项目应该是相当谨慎的一件事。但大唐发电为何还要成为国家发改委核准的全国首个煤制气示范项目?

大唐发电内蒙古煤制天然气项目规划天然气年产能40亿立方米,产气规模居全球首位,达产后可以替代北京每年约1/4的天然气需求量,跻身北京第二大气源。事实上,早在2006年大唐发电就曾在内蒙古锡林郭勒盟多伦建起46万吨/年煤制烯烃项目。并且,在内蒙古克旗项目之后,其又在辽宁阜新投建了40亿立方米/年煤制天然气项目。这些项目的建设,使得大唐发电拥有了现代煤化工的几乎全序列业务,这也使得其被视作国内煤化工行业的一个标杆。

资本的嗅觉是非常敏锐的,大唐发电煤化工业务所描绘的巨大前景,引来诸多投资者的热捧。在二级市场上,传统电力板块蓝筹股股价历来处于低位,但投资者却对煤制气业务很是乐观,使得大唐发电的整体估值前几年要高于同行业其他巨头。

据测算,当煤价为200元/吨时,大唐发电克旗煤制天然气项目的产品出厂成本为1.97元/立方米(含管道投资,不含税)。而大唐发电与中石油签订的入网价格为2.75元/立方米。根据牛新祥的研究,当煤价在350元/吨以下时,煤制天然气入网价格达到1.9元/立方米以上的煤制天然气项目就能盈利。因此,大唐发电煤制气项目若持续稳定运行,盈利前景将相当可观。有关券商的相关研报也纷纷表示,大唐发电煤制天然气项目一旦全面投入商运,每年将给上市公司增加十多亿元的净利润。

拿到煤炭资源是大唐发电的另外一个重要目的。据了解,大唐旗下的多伦煤制烯烃、克旗煤制气等多个项目,依托的是煤矿资源储量70亿吨的锡林浩特胜利东二煤田的褐煤。褐煤又名柴煤,是煤化程度最低的矿产煤,化学反应性强,在空气中容易风化,不易储存和运输,燃烧时对空气污染严重,因此,使用成本也相对低。在当初的大唐看来,使用成本较低的劣质煤炭,转化为国内稀缺的天然气、烯烃等产品,不仅是件有利可图,也是利国利民的工程。因此毅然进军内蒙古锡林郭勒盟地区,打造“锡(锡林郭勒)多(多伦)克(克什克腾)”能源化工基地。

跨界风险

“大唐克旗已成为中国煤化工的‘耻辱’。”中化化肥有限公司投资管理部原副总经理张金阳归纳了该项目失败的五大原因:电力企业搞化工隔行如隔山;专业技术人才短缺;煤质不适用;公司管理运作不规范;生产流程不顺畅,用电力企业思维运营化工企业。


这样的论断也得到了消息面的证实。2015年2月至4月,中央第十一巡视组对中国大唐集团公司进行了专项巡视。巡视组最终给出的巡视结论之一为:违反“三重一大”决策制度,盲目投资非电行业,形成大量低效无效资产。




业内人士表示,大唐盲目投资非电行业,煤化工板块体现最为集中。化工的工艺、流程是极其复杂的东西,不是简单砸钱就能砸出来的,作为致力于火电领域的大唐,没有技术,没有人才,对煤化工行业几乎不了解,就贸然大规模投资,肯定要为这个决策付出极大的代价,结果可能是交了学费仍然没学会。




当然,大唐在投资之前肯定也做了市场分析,尤其是原油价格与煤化工盈亏的关系分析。2009年大唐煤制气项目开建时,当时的国际原油期货价格呈上升趋势,从2009年4月55美元/桶一路攀升到2010年4月的114.83美元/桶。业内常识是,原油期货价格80美元/桶是煤化工产业的盈亏点。此外,一个新项目必然要经过论证、验收、出成果、总结、再投入操作等几个阶段。




讽刺的是,从2014年6月,国际原油价格突然出现断崖式下跌,直至现在仍在40美元/桶左右徘徊。雪上加霜的是,在克旗项目尚未出成果、没出效益、没出经验,甚至很多技术上的问题未能尽数解决的情况下,大唐即决定再上阜新项目。



阜新项目与克旗项目工艺路线完全一致,等于完全是克旗的复制项目,不同的是克旗的气输往北京而阜新的气将覆盖辽宁。即使是能够投产运作,也是赔钱的,摆脱不了投产即亏损的命运。而大唐发电糟糕的财务数据也证明了这一点。

另一方面,尽管大唐通过各种途径招收了很多化工方面的高精尖人才进来,但对于国内国际没有现成经验的煤制气项目来说,仍然是摸着石头过河。

业内人士表示,关键的设备核心部件技术、设计选型、流程的打通,都是边研究边推进,内蒙古克什克腾旗煤制气项目就多次更换大型设备。因此导致预算投资的不断追加,也会严重影响项目的经济性。而且把煤变成气再行利用,是不是个很好的能源利用方式争议也很大。

大唐发电煤制气项目也从在一定程度是上反映了煤化工当前的尴尬现实。即便是未来,除非在技术上能有较大突破,大幅提升能源转换率并减小水耗、环保等指标,煤化工或有再次大发展前景。

据悉,在“十三五”能源规划编制中也初步考虑,原则上在“十三五”前三年停止审批新建煤化工项目,而后两年则将结合产能过剩化解效果和市场情况,按减量置换原则精准安排新建项目,以促进煤化工行业良性发展。

最后,不得不再次提醒,类似煤化工这样动辄几百亿元的超大型投资项目,投资前要做好充分论证和调研;对于已经给国家造成重大损失的项目,有没有相关追责呢?